人和山在一起,便是仙

起原:物道(ID:wudaoone)

书房君语:

山与山不相遇,人与山要重逢。

人们为什么爱好山,要从“仙”字谈起。

明人屠隆说:“尘嚣易生讨厌,既生讨厌,乃思逃于清虚。”尘世世界,一碟红烧肉,一顿火锅宴,简捷快捷的交通,虽是心之所向。然而俗世事多,会心累讨厌,有逃离心亦是人之常情。

联想山中,没有烦恼、拘束、人情社交,唯山水无言,大地无声,旁皇野径,何尝不是神仙日子。

更别说中国人看山是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是“相看两不厌,只要敬亭山”,是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”......山如有魔力,能把环绕纠纷不掉的烦恼排除,心情温柔超然,如真神仙。

山与山不相遇,人与山要重逢。

天放晴了,虽逃不开尘世俗世,然而有山可依,也是一件神仙乐事。

冬山如睡,春山如仙。

尽管今年春来晚,山上迎春、玉兰、映山红都没开。然雪霁化而为水,跨越遮天蔽日,泥土变得松软的同时,第一颗绿芽就冒了进去。

紧接着枯枝上的绿叶开了,蒲伏爬行的苔藓也滋养起来,最后便和松树的长青一起,全体层层叠叠、深浅不一的绿就据有了全副山林。

是以只消等待朝晨的白雾磅礴而来,春山就成为了人凡间的绿野仙踪。人在山上,月入云间,雨后青山,仙境里的通通都带着一种朦胧的美感。

更别提春浓时,槐花、杜鹃、桃花,黄的、粉的,鲜艳的,淡彩的,通通花朵要开的都开,要红的都红。再放眼一望,春花一簇簇,一坡坡,一山山,春山如仙亦如笑。

妙的是,《说文解字》有言:“山,宣也。谓能宣散气、生万物。”山气如春气,奇怪的氛围,滴翠的绿意,流水的响声,通通全自然之物,能让身材清透,精神奋发。

爱拍山的拍照师细草穿沙说:“山里睡上几个小时,会认为精神异常丰裕,抵得过城里睡上两天。”

当人在山下,俗事缠身,倦怠惨重之时,不如就潜入山中,独揽一片青野。好的风水,会让人从心灵到身材都孕育发生一种生之实力。

尽管山很美,但上山照旧一件极为麻烦的事。在青城山上开茶室的yoyo就认为倦怠,“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不如躺在家里舒畅。”

但是躺家里久了,她就又沿着山路,蜿蜒而上,逐步不见机器轰鸣,不见人烟,又逐步穿过竹林,路线闲花野草,直到山路止境。

每一个来到了尾气喧天、人声鼎沸的都邑,进入清幽山谷短居的人,都邑有一种恍然隔世之感。

在山里总起得早,露水未散,晨光清透,千条万枝的绿叶在东风里巍巍惊动,裹着草木的幽香,钻进裤管,和适才睡醒的村子。

山里人荷担而出,闲游人漫野山中,听到了鸟雀呼晴,脚踩泥土的咯吱,露水沾衣欲湿未湿,花香袭人.......鬼不觉鬼不觉身材的全体感官都被变化起来,逐步忘怀了今世人的身份。

夜里,月在云中穿行而出,再看看竹叶青青,光影渺渺,会让人由衷地感叹:这一日过得悠然又自在!

有人问:为什么山中日月长?

答:山里有神仙。

这句完备的诗出自宋朝墨客钱时,“ 尽觉山中日月长,何心更梦白云乡”。山里固然没有齐全成仙的人,只是心在此处,闻风听雨,此时感情此时天,油然生出俱归之意。

无事之享受,便是快活之仙。

中国人面对山不但是山,而是“仁者乐山”。

南朝一位叫宗炳的画家,对此有过践行。他爱山喜水,终身观光无数,直到大哥又抱病才没法外出,却也不悻悻。

“老疾俱至,名山恐难遍睹,唯当澄怀观道,卧以游之。”宗炳在《画山水序》如是说。是以他就把山水画展铺在室内,哪怕盈尺小幅也不妨,逐步看,也是好光景。

这感到约略就像,当我们精神萎即刻,听到“山重水复疑无路,山穷水尽又一村”一语,就信赖遭逢一山山一重重,也会花明有发火。

又或许当我们孤苦时,读到“我见青山多妩媚,料青山、见我应如是”,就显然再孤苦也有青山相知。

哪怕尘世世俗,使人心累烦恼,而又无暇上山,那就读一读陶潜的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。 抬仰头,此时良辰此时天,你也有自身的南山。

何为仙?

人和山在一起便是仙。

不管是梦里、内心、糊口生计里,遇到山的那一刻,可以或许享受“与寰宇精神独往来”,或寻山问水煎茶,或就在内心借山大喊一声流露烦事......对通通包袱释然,身与心,轻如清风朗月。

有句话这么说:“神仙别没法,只生欢喜不生愁。”神仙也做不到内心不安,毫无烦恼,何况精神凡胎的我们。

诚然我们大大都岁月逃离不了鱼龙殽杂的尘世,亏得有山可依,做个半日神仙。不是没有发愁,而是只想欢喜。

人与山在一起,姑且忘怀烦恼,便是仙。

参考材料:

《中国文化之美|山里,住着神仙,也藏了韶光》 作者:细草穿沙

关注 书房记